“敲打”的人生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10-10 21: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长长的烟袋杆,竹制的,多年来,因了岁月的浸润,变成了暗红色,仿佛沉满了古旧的时光;铜质的烟锅,也由紫红,烟熏火燎成苍黑色。那些年里,父亲每当吸完一锅烟,总会习惯性地抬起左脚,将烟锅在鞋底叩击几下,倒出烟灰。那时,日子贫穷,父亲穿的鞋子是母亲做的,鞋底是硬邦邦的“千层底”,所以,每次叩击,总会传出“梆梆梆”的声响。母亲听到了,就会说:“敲打什么???”语气里有一种厌烦。父亲只是笑笑,下次,依然故我。那些时候,我望着父亲,觉得他似乎是很喜欢这种“叩击”声的,或许,这种“叩击”,能舒缓他的疲劳,或者某种情绪吧。
  
  敲打,是父亲的一种习惯,是他“闲不住”的一种表达方式。
  
  下雨了,这雨,也许会缠缠绵绵地下上几天。无法下地,人,只能待在家里。这个时候的农人,大多会借着雨天休息一下,要么睡一场懒觉,要么喝喝酒、聊聊天??晌业母盖撞徽庋?,他先是坐在堂屋里吸烟,一锅锅地吸着,一边吸一边望着外面的落雨,若有所思??瓷先ビ凶逃形?。烟,吸足了,父亲就将家中的农具找出,锄、镰、锨、镢,耕地的犁耙,收割的镰刀,等等。一样样地摆在堂屋的地面上,做起了维修工作。锈钝的,磨锵一下;退榫的,敲打一下;破损的,修补一下;他的身边,总是放着一把锤子,不停地敲敲打打。梆梆梆,或者喀喀喀的声音,在房间里清脆地响着。雨天里,母亲常?;崽稍诖采纤?,借以消除连日劳作的疲劳。听到父亲的敲打声,她又会嘟囔了:“敲打什么,烦死了。”父亲只好暂时停下来,点上一锅烟,吸着,若有所思??刹痪?,敲打的声音就又响起来了……
  
  因了父亲的“敲打”,我们家的农具,是全村最好用的。左邻右舍也因此常常借用我们的农具,归还时,就会当着母亲的面夸奖几句。每当此时,我的母亲就笑逐颜开,乐滋滋道:“他爸爸就这点好,人勤快。”
  
  大集体时期,麦收秋收,父亲常常被安排在场院中工作。场院,是生产队晒打粮食的地方。场院里堆满了收获的庄稼,还有用来碾压、晒扬的各种农具,比如,杈、笆、扫帚、扬场锨,簸箕、推车、碾拐子等。守护场院,需要心细、人勤,生产队大多找那些老成持重的人。同时,劳动强度也大。一场紧张的劳作后,要休息。大家便聚在一起喝茶,或者打打牌。父亲是从来不打牌的,他习惯性地吸上一锅烟,然后就开始寻找那些用坏了的农具。于是,一场“敲敲打打”又开始了……母亲也常常到场院中去,每当看到本应该休息的父亲,却在敲敲打打,为生产队义务维修农具,就会说:“老东西,就是累不死你?”话语里,是嗔怪,是心痛??缮映ず芨咝?,他总会说:“老路使我们生产队少破费不少钱啊。”我的父亲就会说:“修修,能用就用着,别祸害了东西。”
  
  父亲,把集体的日子,当做自家的过。
  
  如今,父亲已八十多岁了,双手哆嗦的厉害。吸烟,都是母亲替他将烟丝装进烟锅里,吸完后,再替他把烟灰叩掉。每至此,母亲常感叹道:“你爸爸,再也不能敲敲打打了。”语气里,是遗憾,是悲凉。
  
  父亲听着,嘴,哆嗦一阵。我,几欲泪下。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菜地 下一篇:父爱蔚蓝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