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老庚

易胜博★农 麦 时间:2015-01-04 16: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老庚又叫老同,打老庚就是与自己的好朋友结拜为兄弟或姐妹。父亲生前,就曾结拜过许多老庚,其中有汉族的老庚,也有其他少数民族的老庚。父亲与他的老庚们关系密切,感情深厚,经?;ハ嗤?,有事还常?;ハ喟镏?。
  
  父亲常常和我们提起他平生结交的第一个老庚。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父亲考上县中学,由于当时从家里到县城不通公路,完全靠步行,父亲要跟着马帮走2天半的时间才能到达县城,这样就有两个夜晚要在路上住宿。好在路上的一些村寨有父亲的同学居住,因此,每个学期开学或放假回家的路上,父亲都不用愁没地方吃没地方住。一个汉族同学的家就这样常常成了父亲的免费“旅店”。据父亲说,那位同学的父母待人非常真诚热情,每一次到他们家去做客,都拿出一些好菜接待,比如平时舍不得吃的腊肉、鸡蛋等等。回忆中的父亲,脸上总是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那时候,每一年,父亲都会得到那位汉族同学的母亲送给他的一双布鞋,那些鞋子让父亲走过了重重高山,越过道道河流,同时也体验到了人与人之间温馨的真情。父亲与那位同学感情很深厚,在那段艰难的求学岁月里就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情谊,成为了铁打的老庚。他们一起求学,睡的是上下铺,经?;セ灰路?。共同的爱好和兴趣让他们的心紧紧连在一起,并穿越时空,延续到未来的岁月里。
  
  父亲常常说,交友在于交心,在于互助,只要你常给予人帮助,朋友自然就会多起来,路就会越走越广。父亲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上世纪七十年代,靠近我们的云南地界那一带许多村寨发生了旱灾,一些村寨因为粮食减产而闹饥荒。而我们村地处河流的下游,因旱情较轻,粮食虽有减产,但产量还是能自给自足。许多因灾荒而流落他乡的云南人来到我们村里,善良的人家都会伸手给予微薄的救助,但那时候靠工分吃饭,人们分得的粮食除了够自己吃外,剩余的已经很少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广西和云南虽然分属不同的省份,但毕竟是同饮一江水啊,有什么比这同根同宗同源的情感更让人牵挂呢。父亲决定利用自己是大队干部的身份开仓济困,把余粮分给前来乞讨的云南人。许多得到救助的人都感激得声泪俱下,甚至跪地言谢。每每这时,父亲都要对他们安慰一番,说困难是暂时的,大家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这一善举得到许多村民的支持与拥护,也成就了父亲在云南靠近我们那一带地域的声名,一些人都以交父亲做朋友为荣,而父亲也以自己的性格与喜好结交了不少的老庚。直到现在,只要我们到云南那一带去,只要说起自己是谁的儿子,上了一定年纪的人就会想到父亲,念叨父亲的好,说谁和谁是父亲的老庚,哪年哪月他们还到过我们的家呢。他们说得那样真切,那情景真令人感动。
  
  患难见真情。父亲生病的时候,他的老庚们或是前来探望,或是给予经济上的帮助。有一个老庚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拿出三百元钱给父亲治病。直到几年前,我遇见了那位老庚,想把钱还给他,他都坚决不收,说是留作自己的一份情义,一份怀念,一份记忆。父亲去世时,他的一个老庚还杀了一头猪前来祭拜,悼词中洋溢着兄弟情深,以及对逝者的惋惜与哀叹。
  
  父亲已经去世十多年了,但父亲与老庚们建立的深厚情义并不止于他们那一代人,他们的感情好像一条长流不息的河水,一直奔流延续到我们这一代来。8年前,我到云南文山去,路过富宁县城的时候,特意去拜访一个当警察的庚爹。虽然父亲早已不在人世了,但那位庚爹仍然还把我当作他的庚儿子来看待,并介绍了他的儿女们与我相认。那晚,庚爹和他的儿女们和我,我们一同吃了晚饭。席上,一杯又一杯酒过后,微醉之中,庚爹说起了许多他与父亲之间的事,言语之间,我看见他的眼睛渐渐红润了,眼里一颗晶莹的泪珠闪动着。庚爹俯下身,用衣袖轻轻把眼泪擦去,强装着笑说,我们这一辈的已经走过来了,你们下一代一定要牵着手一同走过前面的风风雨雨……庚爹说了很多话,言语中蕴含着深深的祝愿,然后他又举起酒杯,动情地说道,许多心愿都已溶化在这酒里了,你们自己去慢慢品味吧,来吧,儿女们,干!
  
  几只酒杯又碰到了一起,那是富宁县产的“真酒”,五十五度的白酒,它燃烧了我的血液,让我通体温暖。如果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为他当年交到这样有情有义的老庚而暗自庆幸。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陀螺人生 下一篇:一双黑布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