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片里的老爸

易胜博★池月荷风 时间:2015-04-02 19:1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又到八一了,格外想念那定格在黑白照片中军营里的老爸。
  
  老爸是职业军人,说他“职业”,因为他从高中毕业上军校,一直到42岁去世,军人是他唯一的职业,也是他倾注了全部心血的事业。
  
  高中时,老爸学习非常优秀,但因为父母早逝,家里很穷,高考时就选择了不花钱的军校。总参测绘学院毕业以后,他分配到福建,担任排长,从此易胜博了专业,搞政工。老爸虽然擅长理科,但文科也不弱。老爸的一位下属,多年后找到我,说我爸开会发言从来不用讲稿,出口成章,台下官兵听的群情激荡、掌声雷动。
  
  在福建时,经人介绍,老爸和老妈开始通信。通信半年,两人还没见面,就确定了要结婚,我妈也全然不顾福建隔着怎样的万水千山。老爸请假回来看我妈,我妈拔草刚回来,不好意思瞅他的脸,隔着门帘只看见了穿军装的两条腿。几天之后就结婚了,婚后,他们非常恩爱,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这个故事,被妹妹概括为“军人+两条腿=易胜博。”
  
  老爸是个传统的军人和党员,假公济私、贪污受贿的事从来不做。
  
  有一次我去他办公室叫他回家吃饭,看到有个订书机,我正缺它呢,就偷偷拿回了家。第二天老爸知道后,又给捎回去了。
  
  我们上学要走很远的路,还要爬一个很高的坡,老爸从来不让我们搭乘他的吉普,即使路上碰到了也不行。
  
  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地方经济搞活了,很多人愿意转业到地方。有一个老乡,为了早点转业,趁我爸不在家,送来两瓶香油。我爸知道后,不仅把香油退回去,还在会上批评人家,说:“这么做,其实对我是一种侮辱。”现在想来,老爸真是不懂人情世故,太不给人留面子啦。
  
  老爸生病以后,办了病退。后来部队整编,老部队要合并到外地去。领导决定把营院里的大树伐倒,给干部们做家具。我爸也分到了几棵树,他拖着病体,拿着钱,上交财务。财务总是找各种理由将他打发回来。去了四五次之后,我妈才打听到,那树算是白给的,领导们都不花钱。财务知道他廉洁耿直,不敢对他说实话,更不忍心收他的钱。我爸听后,丝毫没有沾光之后的喜悦,相反,他一声不吭很久都不说话。
  
  老部队走了,个别留守人员开始倒卖营房的器械。老百姓也经常在营院里转悠,收购各种值钱的东西。一天,一个老百姓看中了我家院子里晒衣架的钢管,想要收购。老爸坚决不卖,那个老百姓说话很冲:“你不卖,等你前脚搬走了,后脚就有人卖!”
  
  “别人卖我管不着,反正在我手里就是不卖!”说完这些,生病的老爸气得脸都白了,看到他为之奋斗几十年、倾注了那么多心血和热情的部队在转眼之间就被合并,这种痛苦远远超出了疾病。
  
  老爸对党和军队的热爱,出自骨子里。他经常对我们念叨,他小时候家里如何穷,兄妹三人合盖一床被子。要不是解放了,有了助学金,他根本上不起学,也就没有现在的一切。
  
  一天我放学刚进家,就挨了老爸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我莫名其妙,因为从小几乎没有挨过家长的批评。听我妈在旁边解释才知道,老爸闲来无事,翻看我的语文书,看到我在《挥手之间》那篇课文的插图上,把毛主席的鼻子用铅笔重重地描了几下。其实,我也就是看到他的鼻子又大又亮,觉得好玩而已。但这伤害了老爸的感情。
  
  老爸去世前,还没有流行彩色照片,因此他留给我们的记忆,连同那个时代,就定格在那些黑白照片里。如同那时每个人的眼睛,明亮、清澈、毫无杂质。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他老了 下一篇:追忆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