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故事

易胜博★庄云梅 时间:2013-12-28 02: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一阵山风吹过,地上落了白的、红的、紫的豌豆花瓣。这是三月,放风筝的季节。哥哥牵着英儿的手,在金色的油菜花中追逐着,嬉戏着放飞手中的风筝。在三月的阳光中,哥的笑容是那样的真实,她傻傻地笑了,笑着笑着就醒了,原来是梦。

在英儿考上师范学校那年的假期里,她曾去看过哥哥的墓地。正是木棉花开得最鲜艳的时节,她默默地把哥生前最爱吃的雕梅和橄榄蜜饯放在哥的墓前。泪眼朦胧中,英儿清清楚楚地看见那灰色的墓碑上刻着哥哥红色的名字,十年来,她第一次和哥靠得这么近。长眠在这里的哥哥,是一个永远微笑的年轻军人。那天陵园里人不多,她是在天黑尽时才红着双眼回去的。

英儿至今依旧记得,哥是在高考后瞒着爸妈报名参军的。直到一阵锣声、鼓声、鞭炮声在自家门口响过,爸妈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哥戴着红花走的那天,妈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她第一次看见爸红了眼圈。那身军装穿在哥的身上,显得有点宽大。哥的眼里有些许的易胜博,但更多的却是骄傲和“我是一个兵”的自豪。哥抚着她的肩无限神往的说:“英儿,常给我来信,照顾好爸妈,好好读书,以后哥一定送个军功章给你。”

别后的日子,她常收到哥的信。什么坦克雷管、飞机大炮的,英儿似懂非懂。再后来哥哥去了前线,一家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英儿感觉爸妈一天天苍老了,他们的话题总离不开战争。英儿陆续收到了哥用弹片雕刻的老山兰和和平鸽,还有哥在战场的留影,着一身戎装,英俊挺拔而且年轻。那时小镇里的人们都在沸沸扬扬地谈论战争,谈论英雄。上音乐课时,老师总是饱含激情的教大家唱《军魂》、唱《血染的风采》……英儿总是很认真也很动情的跟着大家唱。等放学教室里只剩下她一人时,她会一边哭一边唱:“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理解是否明白……”哭完了,她又会背起书包回家,像往常一样平静地洗衣做饭。直到有一天,哥的遗物和军功章被人双手递给爸爸时,英儿才知道哥是永远地去了。英儿曾无数次地梦想过和一身军装、高大英武的哥哥一起在小镇的每一个角落找寻童年的足迹,可是哥哥走了,把英儿的梦也带走了。她崇拜哥哥,曾经在哥的背脊与呵护下走过了幼年和童年的她,时常在梦里喊着“哥哥”哭醒。

小镇的人们都知道她的哥哥是烈士,是滚雷英雄。在人们的赞叹、感慨声中,英儿不止一次地想,一个人居然能用自己的身躯滚过一片地雷,而这个人就是她的哥哥,哥哥是在地雷的爆炸声中使自己年轻的生命灿烂辉煌的。在他就要滚过去的那一刹那,他是否想到过日渐苍老的双亲和亲爱的妹妹?这种想象很痛苦,每一次她都会痛彻心扉。但她始终坚信,哥哥走向了爱,走向了和平,而不是走向死神。

那天,那个叫林梦的外地女子来到小镇这所小学校找到英儿时,英儿已在这教了两年的书。英儿正带着她的四十八个小天使在阳光中舞蹈,她的目光快乐、深沉而自信。孩子们的歌声和笑声让英儿找回了童年的自己,也找回了童年的哥哥。那天的林梦着一袭黑裙,以四十岁女人的端庄成熟走近英儿,她修长而美丽。在英儿第一次品尝初恋的甘露时,曾不无遗憾地想过,哥哥在世时是否爱过、恋过,她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过自己的初恋的。“你就是英儿吧?和你哥哥一样的圆脸庞、高鼻梁,你哥说你有一双明澈如水的大眼睛,看来他没说错”。林梦说这话时,英儿对她的表情感到很是惊异,那是一种向往,也是一种追忆。后来英儿知道了哥是在前线认识林梦的,当时作为战地记者的林梦对这个爱飞机、爱坦克,而且丝毫不畏惧死亡的大兵印象极其深刻,而林梦这女大学生身上那特别的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也让哥很是惊叹。他俩在硝烟弥漫的战场相识、相知、相恋了。一年后,林梦收到了哥哥遗留给她的一本厚厚的日记。再后来,林梦在哀怨中为人妻母,她的婚姻应该说是幸福的。但她时常在梦中和哥哥相遇,梦里的他们没有离别,没有忧伤,梦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梦让她不愿醒来。当她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死于非命后,她越发地沉默了。她独自领着儿子在寂寞中艰难度日,每当觉得快坚持不下去了的时候,她就会独自一人去哥的墓前怔怔地坐上半天,在哥哥年轻而自信的目光中哭上一阵,然后又满怀自信地回到儿子身边。林梦说,她一直想来看看哥哥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于是在期待了十几年后她走来了,并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春日的午后,找到了哥生前常和她提起的他最最心爱的妹妹——英儿。

英儿牵着林梦的手走过了哥哥曾经生活了十九年的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她们怀着相似却又绝非雷同的心境延续着各自的梦想寻找着岁月的痕迹。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昨夜星辰昨夜风 下一篇:因为有了我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