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阴霾见阳光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01-08 16: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八号床患者马上进行手术,请到手术厅!,我缓缓得从床上滑落下来,就像一摊烂泥。

  病房中的情景千篇一律,患者们卧在床上,虚弱地呼吸着,他们都闭着双眼,我知道,即使睁开双眼,看见的仍是一片漆黑。暗淡的灯光照在他们憔悴的脸上,就像冰凉的铁块。冰冷的寒气环绕在我全身,耳边萦绕着低沉的呻吟。这里,仅有人们试图摆脱病魔纠缠的痛苦挣扎,

  亲人、家属掩面叹息,或许在做真诚地祈祷吧——那一双双粗糙的手,被泪水浸湿了。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走廊中,突然,后勤人员支吾得说:请家属在此等候。我躺在平板车上,无意间却瞥见了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生硬得站在那,一个个像是肃穆的雕像一般,眼睛以前所未有的专注凝视我,似乎要暗示我什么……四个名称,平日里喊着总感到幼稚,在此时却让我顿生依赖感。大门闭合了。

  后勤人员推着我移动了,我仰望天花板,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电灯,好似一张张冷漠无情的面庞,对我进行恫吓。车轮子吱吱嘎嘎地响着,犹如恶灵在用他那嘶哑的声调,发出的一阵阵邪恶的嘲讽。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一张狭窄的小床,上面挂着一盏无影灯,周围全是仪器,僵尸般摊在床边,我全身颤抖,挪移到床上,注视着无影灯,不,是一只巨大而丑陋的手掌,企图抓住此时脆弱,胆小的我。医生、护士穿着绿色工作服,这种衣物在我看来,全为黑色。他们像幽灵似的游荡在我身旁?;な慷俗诺呐套永?,是锋利的刀、剪,其尖上闪烁的冷光,犹如一把利刃直扎我心。我仿佛身在地狱,即将会被掏心、剖腹。屏幕上的心率,波形的间隔极短,我清楚,自己害怕,甚至想逃避。这是隐约传来了喘息声,这是曾经在此与我一样的人,所残留的恐惧声响吗?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来了,虽全身遮掩,但我能猜出他——三叔。紧张吗?平日,我与三叔的关系十分密切,这句问候,让我感到暖意融融。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我的心灵在时间的轮回里化为一只手,探寻着那句问候,不知怎的,想多让他跟我说说话。我心静神宁地说:还好,没事的。说出的话与实际心里的想法完全相反。三叔的口罩微微地向两边拉,是的,他笑了,我可以看见,尽管遮蔽着。这样,我好像忘掉了其他的一切,而眼前,只有三叔,此时是属于我们的悠闲自由时间。我似乎躺在广阔无边的草原上,品味嫩草对我的抚摩,阳光给我的温馨,清风送来的一阵阵凉爽快感……我享受着幻想之美的同时,三叔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顿时,一股暖流渗进全身,融化掉了体内积存已久的冰天雪地。渐渐得,在幻境中,我发现三叔躺在我的旁边,教诲着我;远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四人挥手呼喊着什么。

  噢!他们想给我的是——勇气。

  突然,喘息声消失了。医生把灯全打开了,那是白色的,是闪亮的!于是,我向三叔微笑,便有力地伸出胳膊,接受了麻醉药注射……

 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亲人们那灿若阳光笑脸……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温馨一刻 下一篇:伤疤带来的记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