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01-05 14: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是道寻常。

——《浣溪沙》纳兰容若

他是人间惆怅客,虽和天一个集荣光与贵胄、显赫与威望的家族——纳兰世家,却仍不是人间富贵花。

他的出现,似是被群星围绕的月亮,带着璀璨的光环,夺目而高洁;似是一块无需雕琢的天然美玉,温润而珍贵;似是一枝寒梅,在风霜浓重的冬季盛开,承载了太多的期待。风雪拂过他的脸庞,抑制不了这棵旷世情种的盛开。抛却他一生的浮华名利,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情字羁绊了这一生。

易胜博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便是这如此美好的开端亦有一个令人叹息扼腕的结局。上苍给了纳兰这样一个表妹,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寄居明府。凄凉的身世,悲惨的一生。若说青梅一生中点点欢愉便和纳兰一起的日子。如梨花般洁白,荷花般高雅的表妹陪纳兰一起读书,煮茶,为他绣香囊。日子如斯般美好,仿佛永远都可以持续下去,又在一瞬间便看见了尽头。

门弟的差异、地位的悬殊便早早预告了这缘份的结束。然而,现实只会更加残酷,纳兰19岁那年,表妹入宫。两人便知这份情意只能放在心里尘封。

十年风雨不由人,十年踪迹十年心。十年的乃至更长久的情意岂是在一瞬间便可悄然逝去的?纳兰一生为情所困,这一次便初发寒疾,而这儿也分担不了一丝青梅竹马有缘无份的痛苦。

韶华如梦水东流。一个权倾朝野的宰相之子,一个名满京城的神童,纳兰必定会受到皇帝的赐婚。这一年,纳兰容若二十岁,卢氏十七岁。一段注定了牵绊他一生的女子,他的妻子——意梅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一位落落大方、娴静美丽,无需太多言语,便是一个微笑,一记眼神便暖了这少年的胸膛。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她为他青梅煮酒,她为他在静夜里抚琴,不为洗刷他内心被刻划过的痕迹,只为留住他心里的一片温暖。这样的好,洇成一朵意梅,怎会负他一生的情怀。纳兰在被康熙赏识后,成为了三等侍卫。也许康熙太喜欢他,想要将他留在身边任用,成为他的臂膀,也许一时兴起。纳兰怎会忍受天子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招唤,他觉得自己是奴,是仆,戴着贵冠却卑微如尘。然而木已成舟,夫妻间免不了因公事而有别离之时,而这一次的离别面对的将是天人永隔。

几月征战生涯后,他策马归程,期待爱妻肚中的新生儿。却不断他等到的是难产的消息,回到明府花园,面容苍白,气息微弱的爱妻与羸弱的婴儿直直冲击着纳兰。

泣尽风前夜雨铃。纳兰此刻已是心灰意冷,灾难来临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山崩地裂的刹那间一切都已改变,生死不过一丝间。

日子被一页一页不经意地翻过,纳兰仍跟随康熙。一路风尘,领略过各种人物风情,最令他牵挂的却仍是亡妻。

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是纳兰容若一直期待的生活,曾经有过,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才知,那种闲淡是多么地令人珍惜。人的一生,似都在错过。当时不懂的好,却在回眸转身那一刻明了。永远都太迟。西风古道,有一个人名为纳兰容若,在寒烟与云雪中行走。往事的欢笑磨砺成尘,心中的情思幻化成水,便浇灌了这一旷世情种心中“情”字的生长。

寂寞不变,易胜博不减。几百年间,花开花败,月圆月缺,云卷云舒,只记得那一句,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上一篇:情寄何处 下一篇:远方的你远方的我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