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步履维艰的人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05-07 10:0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布 笑

  1、一厢情愿是福气

  我爱上丁佳妮,是一厢情愿的事。这女人不是个省油的主,大学刚毕业扯了结婚证,怀孕两个月扯了离婚证,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丁佳妮说,在她的28岁之前,就干了两件事情,扯结婚证和扯离婚证。

  我问,那你现在多少岁?

  丁佳妮将眉毛一挑,28岁3个月零7天。她又说,绅士问女人年龄是很不礼貌的事,不过,我原谅你。

  她为什么会原谅我呢?会不会看出我爱上她了?想和我结婚?然后再离婚,分财产?我的脑袋里打满了问号,不是我太敏感,而是,关于丁佳妮的“传说”,我已听了很多版本。

  最骇人听闻的一个是,丁佳妮嫁的都是大款,从来不做婚前财产公证。

  灯光下,我盯着丁佳妮漂亮的脸蛋,她完全有资本让男人对她神魂颠倒,让男人为她一掷千金。这不,一顿饭,我就被她生生地敲掉600多块。

  我连中产阶级都算不上,可我没心疼,我觉得这钱花在丁佳妮身上,值了。

  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要么舍得为她花钱,要么舍得为她花时间。这两样,我都占了。狡黠的丁佳妮,她没有接招,笑容款款却不深情,就连送她回家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又给了我一个电话,说她已安全到家,让我不必担心。

  我怀疑丁佳妮已成仙,哦不,是成精。否则,她怎么会知道我在担心她?迟迟不肯睡觉只是为了等她这个报平安的电话。

  当晚,我就失眠了,梦里全是姿态万千的丁佳妮,风情万种得让人难以抗拒。早上,我把这个梦当成笑话告诉丁佳妮,她马上回过来短信,瞧,你们男人也就这点出息了。

  这个小狐狸精,就连指尖敲出的只言片语,都那么蛊惑人心。

  换了一般女人,我早就收起绅士风度和矜持的虚伪,鲜艳的玫瑰,火辣辣的吻,不要脸皮地掳掠女人的芳心???,丁佳妮不是一般女人,我没法这么做,不是怕她拒绝,而是怕她当真就接受了。

  对于我无法驾驭的女人,是不能贸然行动的,我怕到时无法全身而退。对丁佳妮这样的女人,一厢情愿地爱,是我的福气。

  32岁的男人,学会为自己的易胜博留退路,这是常识。

  2、这个玩笑不可笑

  我想娶一个贤妻良母当老婆,却爱上成了精的丁佳妮。很像一个玩笑,可我笑不出来。

  我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把丁佳妮调教成贤妻良母的样子,二是易胜博爱她。这都不是我能掌握的事,有一哥们支招,拿下她。

  我笑,这招虽然不管用,可我很想用。这是凡夫俗子的本能,可是,丁佳妮并不买我的账。她摇曳地从远处走来,留给我擦肩而过的香,却巧妙地躲开我伸过去的手臂。

  其实,我只想扶她一下,台阶有点高。丁佳妮不温不火的拒绝,让我心生不快,她分明就是微笑着践踏男人的尊严,可是,我依然没办法给她脸色看。

  丁佳妮说得对,男人本来就贱,在漂亮女人面前,更贱。

  自从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丁佳妮,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她约会,每次,她都爽快应约。我想,成年人之间的事,大家心知肚明,无需说得直白。暧昧总得有个时间,因为大家都不年轻了。

  丁佳妮结束了这场暧昧,她问得很直接,想泡我是吧?

  这话说得很江湖,也很轻浮,我不敢贸然接招,沉默地笑笑。丁佳妮弹了弹烟灰,你是我见过的最没劲的男人,虚伪。

  我抬起头,一不小心掉进她的深深的双眸。认了吧,我举起酒杯,行,你说泡就是泡。

  丁佳妮咯咯地笑着,我可是很难养活的,你不怕我把你的老底都给花光?

  我的心里打了个激灵??闯鑫业墓寺?,丁佳妮又说,实话告诉你,难养活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儿子。

  我怎么就忘了,像丁佳妮这样结婚离婚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孩子?我有些后悔,在她问我是不是泡她的时候,我应该否认。

  丁佳妮步步紧逼,怕了吧?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自私鬼,都不会接受带孩子的女人。

  儿子多大了?我问。

  7岁。丁佳妮一仰脸,看不出来吧,我是一个7岁儿子的妈妈。

  此后,再也没谈关于儿子的事。那顿饭吃得匆忙,丁佳妮执意买单,我没有拦。这也是第一次,我没主动要求送她回家。

  3、我退了,她跟上

  原来,放弃对丁佳妮的爱是如此简单,只因她有一个7岁的儿子。有半个月的时间,我没约她,没有以任何理由和她联络。

  我和丁佳妮,就算结束了吧。再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开始。这样一想,我再和谁谈恋爱,也没必要向丁佳妮交代。而立之年的单身男人,工作稳妥,无不良嗜好,很容易赢得年轻女孩的好感。

  吕晓就是这样被我吸引的,她25岁,兰蔻专柜的促销员。吕晓所在的商场,我办了会员卡,以前常带着丁佳妮去逛,还给她买了两套兰蔻。吕晓自然记得我,再去时,她跟我打招呼,她对商品满意吗?

  谁?我居然恍惚了。

  你女朋友呀。

  我不想和吕晓解释太多,两个字打发她,分了。

  而后,我就和吕晓在一起了,牵手,接吻……在一天内完成。吕晓说,你真好。我没搭话,我知道我不够好,只半个月的时间,我就把丁佳妮给忘了。再此之前,我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爱她。

  大概吧,我说不出到底爱不爱吕晓,可我总会想起她。比如,下雨的夜晚,我在外面应酬,没法去接她,就会担心她会不会出事。比如,她歇班在家时,我在公司会想今晚她又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我从未这样想过丁佳妮。丁佳妮从未给过我这样的机会,却在我和吕晓同居之后,让我去她家一趟。

  丁佳妮的声音很急,儿子高烧不退,她怕得要死。

  匆匆赶过去,丁佳妮坐在床边,守着儿子哭个不停。她扑进我的怀里,我没拒绝,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那一刻,我说不清对她是怎么样的感情,更多的,是对单亲妈妈的同情。

  高烧引发急性肺炎,医院里,小家伙安静地输液,丁佳妮的脸上总算笑了,抹了抹眼泪,说谢谢。

  我一看表,将近12点。吕晓的电话打来,我没有回避丁佳妮。走时,我特意看了看她的脸,很平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

  这样也好,我的心里不会愧疚。

  4、老死不相往来

  丁佳妮不是个纠缠的女人,或者是,她不屑于和我纠缠。只是,那天从医院离开后,我的眼前?;味哦〖涯莸哪Q?,不是风情,不是美,而是她因担心儿子,蓬头垢面,神色憔悴的样子。

  心,终究是疼了,小心翼翼地给她发了条信息,你好吗?良久,她回过来,好,谢谢。

  字里行间,再也没了曾经的蛊惑。我越发地想她,用不明所以的借口请她吃饭,见到她,却又不知要说什么,也不知为什么会想她。

  丁佳妮大方坦然,主动要求我送她回家,我居然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丁佳妮笑,你们男人就是贱。

  我无从反驳,默默地送她到门口,她说,谢谢,请君留步。

  这样的客套,彻彻底底地划清了我和她的距离。丁佳妮把我当成了普通的异性朋友,所以才不避讳地让我送她回家。曾经,她婉拒,她和我一样,对待感情不敢贸然。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彼此都是为自己留退路的人。

  然而,真正的爱情,是所向披靡的。我和丁佳妮,两个步履维艰的人,注定不会走在一起。

  想通这些,已是半年后的深秋。我和丁佳妮都憋了一股劲,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倔强,好像谁先拨通对方的电话,谁就败了。

  我嫌吕晓的工作强度太大,无暇照顾家里,就托人给她找了一份轻松的活,工资不算高。吕晓符合我对妻子的一切想象,她贤惠,勤劳,善解人意,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爱她,我只能做到一味地对她好。

  吕晓问,我现在的工资还比不上从前的一半,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你身后的小女人了?

  我笑,大概吧。心底,却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日子过得一马平川,好像再也找不到不成家的理由。吕晓说结婚吧,我点了点头。第二天,我们就把证给领了。

  当晚,我忽然想起丁佳妮,还有她的那些真真假假的传奇故事。在与丁佳妮的对峙中,我首先妥协,给她发了条短信,我结婚了。

  丁佳妮,居然连祝福两个字都懒得给我。

  5、我与爱情两两相忘

  直到吕晓怀孕,我才有了微微幸福的感觉。直到吕晓生下女儿,我才彻底理解了丁佳妮。一个单亲妈妈,孩子是她的生命,她的全部。我可以对她不好,但一定要善待她的儿子。

  而我,可以接受她传奇般的感情经历,不在乎她之前有过多少男人,居然无法接受一个单纯的小孩。现在,我的脑子缓过劲来了,却也晚了。

  为人父的喜悦和责任,让我无暇顾及其他,琐碎的柴米油盐生活,更让我失去挂念丁佳妮的精力。每天忙完工作,我推掉所有应酬,只想奔回家逗女儿,享受最平淡妥帖的生活。

  女儿一天天长大,从蹒跚学步到呀呀学语,当稳妥成为既定的轨道,有关丁佳妮的回忆,点点滴滴,藤藤蔓蔓地爬上心头,我有些想她了。

  电话拨过去,丁佳妮像曾经那样爽快应约,同来的,还有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我仿佛被人偷袭了,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笑容几乎是僵在脸上的。那个男人,衣着邋遢,相貌平平。丁佳妮,一如相识时那般美。

  她说,老毛人好,对儿子也好。

  小家伙扭过头去,用清脆的童声叫爸爸。男人咧开嘴,憨厚地笑。

  我有千言万语想对丁佳妮说,可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给我机会。饭桌上,男人把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我看在眼里,像是被人扇了耳光。

  这是我和丁佳妮最后一次见面,她留给我的,是一家三口的背影。他们越走越远,我站在月下,失落得像是被摘了心。

  我知,终究是爱了,也散了。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