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母亲老了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07-29 18: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立   里
  
  母亲就这样在我面前老了,无声无息。她的叹息就像刮过山岗的风,沉重、悠长??醋?a href='http://www.yamaziyou.org/wodemuqin/' target='_blank'>母亲的面容,我想,衰老就像一场预谋,现在它来到母亲的身上,露出锐刃,使她像山中的一根稻草败下阵来。母亲的皱纹像鱼尾堆在眼角,她的眼睛对着风就流泪不止,她头晕目眩、步履蹒跚,她老了。
  
  我母亲是位乡村教师,淳朴善良,没有城里人高雅的气质,但她穿着得体,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她也是服装干净、语言平和,到了晚年,她走出去还是一位“漂亮的老太太”。现在她站在我面前,低垂双手,让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我总是在她面前低头认错。“我错了。”我说,但我一直不敢看她的眼睛。现在她冲着我笑,带着老年人的腼腆、尴尬。这几乎让我忘记了就是她,抓住我的手,用戒尺打我,使我在她的教育之下,变得诚实、正直,让我每一次做了坏事之后都会变得坐立不安。
  
  记得很小的时候,她会用爽朗的声音把我从被窝里喊醒,领着我在小镇的街上穿梭。我们走过一家又一家的早餐店,包子的色泽和豆浆的清香到现在还残留在我的味觉里,可是现在母亲老了,她冲着我笑,即友好又疲惫,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酸得泪如泉涌。
  
  我一生最大的勇敢都来自母亲。我6岁那年,离我家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坡,那儿有一个废弃的采石场,双亲从不让我去那儿,其实那儿风景十分迷人。
  
  一个夏季的下午,我随几个小伙伴偷偷地上那儿去了。就在我们穿越一条小路后,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原地,然后奔向更危险的地带了。等他们走后,我惊慌失措地发现,再也找不到那条要回家的路了。我像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钻,衣服上挂满了芒刺。太阳快要落山了,我易胜博地背靠一棵大树,哇哇地哭了起来……
  
  当母亲在山坡上发现我时,不惊讶、不责怪,只是用温柔的手牵着我说:“你看,多美的夜晚呀。你是出来散步的吧,下次散步可别忘了带上妈妈呀!”我怯生生地点点头,答道“我要回家了!”母亲摸着我的头,亲切地说:“男子汉哭鼻子,多害臊呀。”
  
  听了妈妈的话,我不再胆怯了。我们在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声中,踏上了归途。
  
  当时,我心中充满了恐惧,那天,当妈妈听到我的哭声时,便判定我是迷了路,但她并没有在孩子面前扮演“救星”的角色,也并没有批评我不该独自走到郊外和双亲是如何担心的,只是以偶然的相遇,让我走出了困境。母亲以乡下人的淳朴,?;ち宋乙桓鲂∧泻⒌淖宰?,从而培养了我独立、坚强与勇敢的个性。
  
  母亲总能顺应孩子们的心思。至今我还记得,姐姐和姐夫结婚不久,姐夫提出要带姐姐离开乡村去大城市。出发那天,姐姐背着连夜打点的行装,同姐夫一起走上列车,窗外母亲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女儿远去,眼光随着女儿的动作而移动。
  
  眶铛、眶铛……姐姐消失在视野的尽头。母亲没有流泪,因为她被女儿执着未来的宏图远景震撼了,她无暇顾及咫尺的离别,她相信女儿女婿的能力,她将在新春冰雪初融的田埂上等待她的孩子们回来。
  
  姐姐的事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时,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她总是咧着没有几颗牙的嘴笑着,笑得羞涩,腼腆,已经不认得家人了。姐姐把她接到省城,每当姐姐下班回家时,母亲总说:“你来了,没吃饭吧,在这儿吃完饭再走吧!”姐姐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妈妈,我是您女儿,我下班回来了,我这就给您做饭,您想吃什么?”母亲笑了,笑得天真,单纯,像个孩子:“你是我女儿,好,我女儿。”
  
  此刻,我站在母亲面前,发现衰老已经完全拴住了母亲,落日的余晖已完全披在她的身上,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声:“妈……”酸楚的泪水再次流下我的脸颊。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禁塑令与母亲 下一篇:母亲爱“啃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