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味道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08-07 09: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高 冬 梅
  
  小时候,我很贪恋母亲怀里的土腥味。每次看到小弟在她怀里撒娇,我就嫉妒得不得了,跑到院子里喝上几口凉水,然后坐在炕头上捂着肚子直哼哼,母亲便放下弟弟,把我抱在怀里,一边给我揉肚子,一边关切地问东问西。
  
  母亲有时也肚子疼,她是真疼,疼得脸色煞白。偶尔听二丫娘说有一种叫艾叶的草药,晾干后煎服,可以治肚子疼。便央求比我大两岁的二丫带我去采,每天去采一捧,用一个布袋子装着,藏在床底下。怕那些草药不够,就接二连三地让二丫带我再去,二丫不太乐意,我就把母亲在城里给我买的红头绳给了她。这事儿很快就东窗事发了,母亲问二丫头上的红头绳是不是我给的。我说是。母亲便戳着我的脑门发脾气:“你个败家子,赶紧要回来!”我不肯去,母亲气得一跺脚:“我去要!”我急了,从床底下拉出来一袋子草药:“这是二丫儿帮我采的,给娘治肚子疼,我不想让娘再受苦了!”母亲拿过袋子看了看,什么也没说,一只手把我揽在怀里,一只手擦眼泪……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贪婪地闻着那熟悉的土腥味。
  
  我从小体质很弱,感冒发烧是常有的事。母亲常用生姜加红糖熬水给我喝,然后把我塞进被子里发汗,出了汗,烧退了,感冒就好了,每次都很灵验。但也有不灵的时候,那次烧得特厉害,打了退烧针也不见效,村里的大夫说,可能是肺炎。母亲急了,抱着我就往县城里跑。到了村头的火车小站,有一辆火车挡住去路,母亲怕耽误时间,抱着我直接从火车底下钻了过去。父亲赶上之后,一边接过我一边骂母亲:“火车要是开了怎么办?你想害死我闺女??!”母亲抹了抹头上的汗,顾不得父亲的责骂,只一个劲地催父亲快跑……
  
  参加工作后,我远离了家乡,一年只回家一两次。每次临走前,母亲总是往我兜里塞三、五十块钱,嘱咐我:“你太瘦了,买点好吃的补补!”父亲则在一边揶揄母亲:“这钱都是咱闺女平时给的,你这不是借花献佛嘛!”每次我都理直气壮地收下,因为我知道,对母亲最好的爱,就是要让她相信,女儿还像小时候一样的需要她,哪怕是需要她的钱……
  
  就这样想着,慢慢地凑上前,贴近母亲的脸,狠狠地嘬了一口,“没正形的玩意儿!”母亲佯装嗔怒,眼睛里却泛着潮湿的笑意。我也笑了,笑得很满足,因为我又闻到了母亲怀里的土腥味,这味道,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暖。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