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母亲烧锅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10-26 21: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江 红 波
  
  阴历二十四我回了趟家。晚饭后,母亲说,明天你要回县城,天气不好年里也不知道通不通车,做些米锞带去吧。
  
  堂前电视开着,父亲带着外孙女在看电视,动画片吸引不了我的兴趣,还是去厨房吧。
  
  记忆中每逢过年在家的时候,常窝在厨房里。母亲忙碌着做米锞,我占着锅前添柴。现在妹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家里的事情基本她做了去。母亲年过六十了,家里事务基本上妹妹忙。
  
  看着面板上一大盆豆腐油渣腌菜和好的馅,还有切成小块的面团,妹妹系着围裙俨然继承了母亲的厨艺??醋盼艺驹诒澈?,母亲说厨房这么拥挤,还是看电视去,等下吃现成的,你那衣服干净,碰上锅底灰过年就不好穿了。一个揉面做锞,一个烧锅烫锞,母女俩倒也配得好。
  
  看着妹妹忙着,趁着母亲起身,我钻进到仄仄的灶台,坐在窄窄的小凳上。炉口堆满了手指粗齐人高的干柴,一整捆的豆萁放在边上。我随手拆出两根豆萁,塞进火膛。母亲在锅背后说,你慢点添豆萁,不然锞烫焦成黑炭了,就给你一个人吃。
  
  那里会呢,我在黑暗中笑着。记得小时候,都一直呆在厨房里帮母亲的。那时祖父还在世,他老人家也会做锞,逢年过节的一起围着面板做锞,我都是跟在厨房里,站在边上碍事,都躲避在灶膛前。后来,母亲做锞,我帮忙着添柴,母亲一个人做一个人烫,我是负责添柴,好多年都获表扬。
  
  锞好了,你吃不吃?母亲在锅台前喊我。我起身看时,母亲用锅铲托着一个金黄的锞。刚吃饱的饭,等下吧,我瞧着豆萁在锅膛里碳化,然后冒出通红的火苗,高高低低热情地亲吻锅底,我的脸庞感觉热乎乎的,温馨的感觉不自禁地涌上来。
  
  豆萁烧过,再添一把,我在灶膛前一点都不显得忙。童年的记忆,少年的梦想,青年的游学,每个过年我都在变化。先是不断地长大,渴望着远离故乡,到如今皱纹上脸,在眼角留下深深的印记??墒?,在灶膛前低头添柴,然后抬头跟母亲说话,这样的场景却是几十年没有变化。
  
  妹妹“啪啪”地拍着面团成薄薄的果袱,放上适量的馅,然后扯着边沿给做褶皱,做好一个递给母亲。母亲则把锞放锅里,用锅铲轻而均匀地按大些,看着锅干了,沿着锅放一勺油,发出“吱吱”的声音,厨房里弥漫着香味。那个沿着锅膛而修的铜制水罐罐,里面的水不知不觉烧开了,“嘘嘘”“嘘嘘”地提醒着水开了。母亲又开始用热水瓶装开水,给水罐罐加冷水。
  
  出锅的锞先是平摊在菜篮底,然后是叠成叠,很快菜篮里放不下了,每个热水瓶都装满了开水。此时厨房在各种嘈杂而温馨的声音中,有着浑厚拍打面团的声音,有着菜油灼热的尖锐声,还有水开那清脆的提醒声,高高低低地成了过年厨房里一首交响曲,厨房里没有音乐家,却伴奏出这和谐的旋律。
  
  手里忙着事,嘴上却不闲着。我虽离家不远,却难得回家,今年的菊花啊,明年的茶棵,栏里的肥猪和舍里的鸡鸭,还有舅舅家去年嫁的女儿生小孩了,今年正月又有女儿要嫁了。村里过冬打了几个野猪,一个野猪肚一千多元大家抢,杀年猪要求的刀手费用也提高了,絮絮叨叨的唠嗑,我感受着多年不变的村巷新闻和乡村琐事?;丶业睦秩?,自然在此。
  
  锞全部做好烫好,才八点钟。母亲用锅膛里的火给我准备了一个火篮,我拎在手里,回到堂前。拉了小椅子坐在电视前,双腿夹住火篮,开始了下一个节目:看电视。寂寞的山村,夜晚只有电视相伴。当然,等一家人都坐在电视前的时候,又可以继续聊未尽的话题。山村的冬夜寒意阵阵,电视节目虽然精彩纷呈,也有火篮焐手烤脚,怀念的依然是厨房帮忙烧锅闲聊的快乐……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