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红薯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4-11-06 21:0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彭 胜 发
  
  在记忆中,小时候似乎没吃过什么零食,除了米饭,吃得最多的就是红薯了。红薯味美,营养丰富,在缺粮时还可代替米饭糊口,又因为产量大,可以用来养猪,而养猪在农村是重要的经济来源。因此,红薯在家乡比较常见,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我对红薯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光是因为小时候吃得多,更因为它在我命运中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在刚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每天要步行十几公里山路到镇上的中心小学上课。为了能在早读课铃响前赶到学校,早餐只能在路上解决,为此母亲给我准备过很多种能够一边吃一边赶路的早点,有时是一个冷饭团,有时是一块糍粑,或是一根蒸熟的玉米棒,而吃得最多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煨红薯。那时母亲每天都要熬夜煮猪食,猪食煮好后灶里会留下一炉红红的炭火。睡前,挑两个肥肥的红薯埋在炉灰里煨着,我第二天的早餐就有着落了。但母亲往往是睡不安稳的,担心炉火太旺把红薯烤焦了,半夜里她又悄悄下床,把红薯扒出来翻个身,再用炉灰仔细盖好,在母亲眼里,炉灰中埋着的不仅仅是两个红薯,而是她寄托在儿子身上的全部希望啊。
  
  早上起来,从炉灰中扒出的红薯还微微烫手,焦黄的皮,嫩嫩的肉,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背上书包,一手拿着红薯,我开始一边赶路,一边津津有味地享受我的早餐。黎明前幽静的山谷,飘荡起阵阵薯香。
  
  我的童年,我的读书梦,就这样由母亲的煨红薯支撑着,孕育着。
  
  三年后,我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入县重点中学,拿着录取通知书,母亲的表情很复杂,除了欣喜,我隐约感觉到母亲在担忧着什么。
  
  上中学后因路远我住校了,头一次离家,带着母亲的千叮万嘱,怀着“要争气”的简单信念,我的成绩始终保持在班上前三名。
  
  寒假回家,母亲很快乐地告诉我,新开的两块地收了不少红薯,猪也很争气,长得都比往年快,出了年把两头大的卖掉,我的学费就不用愁了……我这才留意到墙角堆着的红薯比往年增多了不少,旧猪圈旁边又添了一间更大的。
  
  母亲沙哑的声音还在我耳边萦绕,我第一次发现母亲老了,曾经乌黑浓密的头发不知何时已添上银丝,脸上过早地爬满了皱纹,身体已显得有些佝偻,但她疲倦的眼神里分明充满了希望,那眼神对我而言是一种无形的胜过任何言语的鼓励!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惊蛰中的母爱 下一篇:一副耳环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