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素和淡

易胜博★刘 翠 领 时间:2015-01-03 22: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她把衣橱打开,里边衣物多为黑白两色,之中杂两三件蓝和灰,只有两件花的,也是黑和白作为底色。她却想不起母亲在什么时候穿过花衣。母亲的穿着,从她有印象开始,不是黑,便是白。
  
  关于色彩的选择,她钟爱缤纷鲜艳,也许长年累月看着母亲的黑和白,下意识产生一种反弹,对素色衣物排挤反感。从小叛逆,青春期尤其不听话。母亲初时管教严格,几年过后,骂得累了,索性沉默。她步入社会就业后,思想比较成熟。逐渐了解,母亲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工作生活,并不容易。
  
  母亲在十九岁爱上父亲,怀了她只好结婚,父亲后来另有所爱。父母亲最终离婚。失败的婚姻令母亲害怕女儿年纪轻轻谈恋爱、结婚,更担忧她会步上自己的后尘。
  
  母亲离婚后,一直过着单身生活,不只衣服的色彩素淡,生活也是。在家里帮人做账,极少出门,没有朋友。她外出工作后,花花世界令她眼花缭乱,也使她同情母亲的单调生活。她曾建议母亲“有空时去找邻居或者亲戚朋友喝茶聊天。”
  
  “没有关系,我已经习惯了。”母亲淡淡的说,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母亲从事的会计工作,其中有一个刘老板,外貌不丑,如一般普通男人,外形稍胖,就是中年男人的样子。当她发现他时常借故不走,陪母亲聊天。她即刻给他脸色看。敏感的母亲马上和刘老板断了来往。
  
  寂寞孤独的母亲,眉中总有一个结。她却没有听过母亲有一句怨言。她也从未站在母亲的角度和立场着想。她只担心她的朋友嘲笑她。她希望母亲交朋友,但不是男的,那会引来很多她承受不了的闲言闲语。
  
  收入宽裕,经济转好,她带母亲去逛商场购物,要给母亲买衣物,母亲总是拒绝“我不需要。”
  
  前两年发现母亲每天不停地整理衣橱,她看不惯,忍不住询问,母亲回答:“日后不要给你为难。”她没有仔细去思索母亲的答案,只是把她的行动归类于人老了以后的一种怪癖。
  
  据说人老了,会有种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怪癖。明珠的妈妈是不停地煮菜。一听到哪个儿子或女儿要回来,就开始大煮特煮,现代人以少吃减肥作为瘦身的基本行动,明珠的妈妈不理,习惯煮那些既油又咸的菜肴,摆得一桌满满,但没人要吃,往往搞得吵架收场。李国成的爸爸更难以让人接受,他喜欢骑单车。本来以为他把骑单车当成运动,那对老人家也是很好的事。没有想到李爸爸每天早上六点出去,八点多回来,就开始把搜集的垃圾放在单车后边,孩子觉得肮脏,李爸爸却毫不介意的将那些龌龊之物拿下来,蹲在院子里收拾分类。李国成抗议多次皆不成功。老人家说那些全是可以换钱的杂物。李爸爸把垃圾仔细分类,一包一包的纸张、旧报纸、汽水铝罐、空罐空瓶或者旧衣服等,堆得一院子。
  
  别人父母的怪举动,令她觉得自己的母亲也不算难以容忍。不过是超爱整理。母亲的其它用品也和衣物一样,少之又少,整洁地搁放在衣橱里。
  
  母亲生前,她给母亲买洗脸霜、洗发露、洗浴精等等,母亲都选小瓶装。她略诧异。母亲性格节俭,从前老买大瓶装,说比较便宜,还说比较环保。她当时想不通,节省已至吝啬程度的母亲为什么后来改变得那么极端?
  
  在衣橱里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素淡衣服,几瓶快用罄了的梳洗用品,干净地排列着,这就是母亲的全部生活。这也是母亲生活的全部?
  
  素和淡,就这样过了一生,素和淡,原是易胜博追求的真味,可是,母亲,就这样过了一生?她终于明白母亲时常重复“不想给她多加麻烦”的意思。
  
  简洁的衣橱,简单的日子,简朴的生活,这是母亲的无奈,或者是母亲的选择?
  
  母亲对生命到底有没有要求?等到她懂得同情母亲的时候,竟然已经来不及向母亲提问。
  
  黑白的衣服是她今天身上穿着的,她是在为母亲戴孝。眼前这一橱黑白的衣服,是母亲的,直到今天她才明白,母亲为了她,一生都在戴孝。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