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节日叫麦收

易胜博★赵凤山 时间:2014-05-13 18: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六月初的一个早晨,我点一柱清香,泡一杯花茶在窗明几净的书房里,读着诗人白居易的这首《观刈麦》,这时,一只布谷鸟“咕咕”叫着从窗外飞过,翻开日历,赫然显示今日是“芒种”。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那时人们把麦收叫做节日的年代……

  早晨,天还未亮,母亲的呼唤声便响了起来:“起床了,起床了,南院大爷家早到地里了……” 揉着朦胧的睡眼,拿着镰刀,我和姐姐跟着爹娘前往村西的麦田。此时的田间路上一派热闹景象,青壮年、老人、妇女、小孩拉排子车的、骑自行车的、步行的只要拿动镰刀的都怀着憧憬奔向心中的“圣地”。晨曦中,我们全家挥起了镰刀,在“沙沙” 声中,一畦畦小麦被割倒。此时的母亲总是家里割麦最快的一个,因为她知道经过冬春两季的消耗,家里面缸只能够蒸三天馒头擀两顿面条了。朝阳从东方升起时,我们四口人已把近二亩地的小麦割完。坐在地头,看着田野上人潮涌动,千镰竟挥的场面,我心里暗暗赞成母亲的说法:麦收是一种特殊的节日。因为这几天不管是老幼妇弱还是青壮年,都沉浸在一种既劳累又充满喜悦的气氛中。早饭照例是在地头吃,但对于家里的孩子来说这甚至比过年还要丰盛。平日见不到的咸鸡蛋、纯白面的花卷儿,还有那加糖的凉开水……

  早饭后,又开始割另外一块地的麦子,随着日头逐渐升高,劳动时间的增加,孩子们此时已十分疲惫。当汗水随着脖子流下来时,我干脆坐在麦地里。母亲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馒头好吃收麦难,甜蜜总要苦中来,要想天天吃馒头,又不想割麦,除非你努力学习考上大学……

  经过早上和上午近八个小时的劳累,全家终于可以回家吃午饭了,此时的孩子们和来时相反,总是走在父母的前面。奶奶已经晾好了一锅加白糖的开水,一进家门我拿起碗一气就喝了两碗,当舀起第三碗时,奶奶抓住了我的碗说:“好东西不要一次喝够、吃够,细水才能常流……”午饭在一阵狼吞虎咽后,我率先吃饱了,倚在家里的炕边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阵喇叭声把我惊醒:乡亲们,据电台播报,午后可能有雷阵雨,不要息班了,赶快去地里收麦子吧…… 于是爹娘便拿着草绳,拖着我和姐姐赶往麦田。到了地里一看,正午的太阳像火炉一样挂在南天,晴澈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哪来的雷阵雨,真是见鬼了”我小声嘟嘟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曝晒,此时的麦芒很刺人,我虽然穿了长袖的衫衣,仍然感觉很难耐,在苦难中,我暗暗想一定要好好学习。下午4点多钟,西边天空升起了一个柱状云,并且发展很快,半个多小时后,已经有风从西边吹来。就在我们担心收不完时,同村的姑姑带着家人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们刚收完麦,狂风夹带雨点,便迎面而来。

  夕阳西下,月升东方时,拖着困顿已极的身躯,我回到了家里,晚饭吃的什么已不知滋味。没有脱衣,穿着鞋,便躺在炕上进入了梦乡。这一夜,我梦到了经过一番艰苦努力,自己考上了大学,又历经曲折进入了县城,并拥有了自己的书房……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难忘香水河 下一篇:花椒“十里香”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