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耕时代的口味

易胜博★魏不不 时间:2014-12-20 21:1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那一次吃鱼,怎么吃怎么不对劲,肉糙且酸。我怀疑是死鱼,老婆信誓旦旦地说,活杀的。既然是活杀的,那么,可能就是做得有问题了?老婆想了又想,烹调程序一切正常,没有任何暗箱操作。最后,我们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鱼有问题。
  
  后来,趁一次吃午饭的空儿,说与同事听,他们说,那鱼可能吃了避孕药,据说吃了这种药之后,不管男鱼还是女鱼成年鱼抑或未成年鱼都不会发情了,只顾长肉呢。他们还说,市面上售价不菲的黄鳝几乎都是吃避孕药长大的,瘦肉可能是瘦肉精的结果。那我就吃蔬菜呗,黄瓜、豆角、蕃茄……
  
  没过几天,很偶然地看了一篇文章,我这才知道这些蔬菜也不能随便吃,以蕃茄为例,甭看它们又大又红的挺像回事儿,但都是一种名叫二氧化硫催熟剂的功劳,它可以在一夜之间,让蕃茄由青青变成红红。文章还引用了一段老农的话:蔬菜广施催熟剂还不算什么,有的菜农往大棚韭菜浇水时,把一种剧毒农药顺畦口灌入,这样可以杀死地下的害虫,又能使韭菜长得快,这种在农药中泡大的韭菜,吃起来肯定要有毒的。
  
  可见,现在吃什么都不安全,然而,我又没有可能回到乡下种二亩农作物自给自足。因为不想饿死,所以我也做出拒绝的姿态,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买来的菜——如果是荤的,多洗几遍,如果是素的,多泡一些时间。哪怕吃到嘴里味同嚼蜡,但这恰恰可以拯救我的味蕾——名言说了,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所以,在那些食不甘味的日子里,我必须逼着自己,流着口水想象,农耕时代的口味。
  
  相信一叶青草,就可以让我们体验农耕时代的口味了——当然这要通过人的味蕾表达,但我觉得,一只小羊的舌头,可能会比人表达得更清楚,农耕时代的口味,更有可能是一朵南瓜花进入口腔时的感觉,也许有些酸,甚至有些涩,但它绝不含农药味儿、化肥味儿、催熟剂味儿。
  
  现在,向土地要饭吃的人越来越多了,解决温饱问题,排在了第一位,再谈农耕时代的口味,是不是有些奢侈有些不合时宜?现在能做的,也许就是反思,是什么夺走了我们农耕时代的口味?是饥饿的人群吗?是那些菜农吗?表面上看,是的。但,全怪他们也不对,谁不知道市场决定一切——馒头要白的,好,那就多搁些漂白粉;木耳要黑的,没事,碳素多着呢;油条发泡了才好吃,那也只不过让洗衣粉新增了一项功能而已;大米非要有光泽的,好办,反正涂蜡也不是什么难题;银耳越雪越正宗,正好给硫磺提供了大展身手的机会……人啊人,就是这样买椟还珠的。
  
  老师早就告诉我们遇事要举一反三,也为了不使此文仅仅局限于餐桌上的环保,所以,现在我必须把话题叉开,说说那些在生活中变了味的事儿??掌缓昧?,就有人制造出了氧吧——至于用没用工业氧,只有天知道;更多的人不想喝自来水了,于是,就有人为我们生产出那么多的纯净水——至于是不是从井里舀上来的,只有地知道了;晋级、升官都要有文凭才成,哪怕看个公厕也要高中毕业,于是,那些造假文凭者的小日子就过得越来越滋润;男人们一方面多小的妞都敢泡,一方面又怪处女越来越少,于是,那些人造的处女膜就越来越走俏,这都是现代人在后工业时代培养出的口味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各样的“蕃茄”也就红得越来越理直气壮了——买者有所好焉,卖者必有更甚焉。一个餐馆老板亲口对我说他制造野兔的经验,家兔挂在墙上,用猎枪打,只要有若干个枪眼,再留若干个铅弹,野味就这样做成了。他说,我也不想这样做,都是食客给逼的??蠢?,在大工业时代,还是可以制造出一些农耕时代口味的。这使我想起了一个朋友,他现在的这场恋爱倒既很农耕也很时代。
  
  他谈恋爱属于后现代派,女朋友走马灯似地换,漂亮是唯一的取舍,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一个女友能与他走进红地毯那头的洞房。然而,最近他却有成家的意向,他说那女孩虽不漂亮,但有思想,他随便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她不大抹口红,使得他们每次做人工呼吸时,都能提取到纯天然的气息,两舌相搅,搅出来的都是农耕时代的味道,而在以前,接吻无异于吃口红,都快要铅中毒了。
  
  我在电话这头笑了,哥们,革命尚未成功,坚持一下,再争取弄个《诗经》时代的初夜。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寻找草原 下一篇:金秋咏菊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