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点浮尘,她就灿烂

易胜博★陈 德 兰 时间:2015-02-15 12: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屋后车库平顶屋面的下水处,被雨水积了一层薄薄的浮灰,板结成玻璃面,光溜溜的没有一个毛孔。不知何时,光滑的板土上姹紫嫣红,这儿一丛,那儿一丛的,开了许多太阳花。在看到太阳花的那一眼起,我就一直想到屋顶上看一看,然后矫情地俯下身子闻闻花香,再看看太阳花的根是怎样在那薄无指厚的板土上扎根的。
  
  是在哪第一次看到太阳花的?是在隔壁的沈老师家。那时沈老师的先生在城里上班,别的人几乎全和我的父母一样,天天勒紧裤腰带在田里死干活,指望着哪天能吃顿饱饭。这样的机会沈老师家曾经给过一次,不过我的父母和其他的几个叔叔婶婶全没好意思吃,不知是怕知识分子笑话,还是那菜真得太美了,美得让他们不敢下筷子。那次,我厚着脸皮站在桌角落边,母亲想夹给我吃,又不好意思,更惦记着我弟弟吃不到,我妈就这不好,吃啥都不能独享,总想着一家人能一起吃。母亲在那犹豫不决地怕伸筷子,其他的几个人也跟我母亲一样呆,只夸不吃。那天沈老师把煮熟的鸡蛋一剖两,再用刀均匀地滚上几个凹口,像太阳花的波浪边,白边黄心的开在平口盆里。沈老师见大家不吃,善解人意地说,你们实在不吃就分分吧,带回家给孩子们吃,大家听了这话互相看了看,各自扭扭捏捏地拿回半只鸡蛋,母亲宝一样地递给我,说快回家和弟弟分了吃?;股樟艘惶跤?,鱼打上刀花烧得红通通的,结果大家又没吃,沈老师没办法就拿了几只肉包一人一只分了。那天,沈老师一个劲地说:“你们帮我拔了半天的棉花秆,怎能饭也不吃饱呢!”可大家全笑嘻嘻的,他们宁愿用半天的苦力换回半只鸡蛋、一只肉包。因为这个他们平时还真少有眼??吹?,就更别说吃了。
  
  实际上在这之前,我还看到过一次太阳花。一个矩齿形的白馒头。
  
  隔壁的表姑爷在一家食堂工作。听说食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许吃不许带。表姑爷念着家里大孙子,那怎么办呢?当然这些是听母亲讲给我听的。说表姑爷为了能把馒头带回家,就当着人咬一口,佯装转到别处做事,藏好馒头。过来时,再拿一只,这样到下班时,也是能偷偷地带回好几只的。带回来的馒头不再是白胖丰圆,像太阳花的花边,光鲜灿烂。有时我和母亲到表姑爷家串门,碰巧时还能得到半只馒头,被加工过的,咬过的那边,用刀切去。
  
  后来在村里华芳姐姐家看到真正的太阳花时,我就想起了那半只鸡蛋,想起了那半只馒头。我问华芳姐,这是啥花呀?真好看!华芳姐很大气地说:“你掐,多掐几朵,连茎一起掐了回家,找只破瓷盆,放点泥,插进去没几天就活了。”
  
  我按照华芳姐姐的话去做了,没几天我的太阳花真活了,在盆里脆生生的。几年后,我的太阳花已繁衍成好几盆。各种各样的颜色,总是从夏开到秋,顶着红通通的太阳怒放着。
  
  太阳花在繁衍,我也在生长。我去城里上班了。在一家公司做保管,早出晚归的,也不知哪一天我的太阳花全没了。怎么没的,我没追问,母亲也没说。我开始不再关注太阳花了。忙着在城里安家,用各种各样的盆栽,装点的我新居。家里到处都能看到绿色的盆栽,高贵大方。
  
  这几年,到郊区又成了热门话题。在郊区,有一幢花园住宅是很多人所追求的。我又回到了郊区,忙开塘造池养荷养金鱼,忙用各种石头点缀房前屋后。反正,我一直在忙。城里有房,乡下有家,用花花草草点缀的富丽堂皇。我来去奔波着,却忘了为什么在奔波。
  
  倒是车库平顶上的太阳花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快乐。那时我们要得太少,半只鸡蛋,半只馒头,还是母亲用半天的苦力换来的,母亲开心,我们高兴。那时的快乐就像屋顶上的太阳花,给点浮尘就能立足,给点阳光就能生长。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咸菜飘香 下一篇:美丽的天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