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留痕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7-09-24 11: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三月留痕

  ◎廖    莲    婷

  三月的月光像温滑的绸缎,柔柔地披拂在大地上。雁山校园里一处亮,一处暗,半开半拢地抒写着宁静与安详。我沿着疏林小路释放自己压抑已久的易胜博。

  这里静极了,桂花叶无声地吮吸着月光的乳汁,教学楼悠闲地纷披它的倒影,空气里依稀可以闻到桃花、红花草淡淡匀匀的芳香,月光和潮润的泥土似乎也散发着一种甜而不腻的气味。我克制不住地想要哼一支歌,却又怕毁坏这“自然婴儿”的气息。我不能惊扰她的梦,雁山古质而纯净的梦。

  此前,我陷入不可名状的困惑之中,茫然,浮躁,如同急流中的浮草,一次次与生活的抗争总是一次次的徒劳无功。人世间的怪圈原本不在安于平凡与无用,而在一次次撞击突破而不可的徘徊苦恼。何处是归程?无数的选择昭示着毫无选择。漂泊的心魂没有方位,没有空间,只有记忆里残存的灿烂的遗迹。

  张潮说:“春是天之本怀。”这里说的是不是一种天地大爱的情怀呢?

  不期然间,一瓣桃花落到了我的手上。哼哼,桃花,易胜博的物语,而我要讲的却不是象征易胜博的“她”,“人面桃花相映红”是一种相得益彰的美,却也是一种凄然短暂的美。

  我总以为,只有在自然中我才能亲近永恒亲近宇宙,然而我也常在荒僻中把自己抛入易胜博的荒凉。

  花叶与树,它们本该也在季节里有预约和期待吧,就像理想与现实的相约一样?;蛘咄艘徊?,花叶与枝头曾经紧紧相连,花叶曾在枝头焕发生命之光,纵然最终结果是花飞叶落,纵然是劳燕分飞,来年春天还有预期。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表明我错了。枝头那一时的转身竟成永远的陌路。难道这无情寡恩也是宇宙秩序的一种。是该用情感来丈量生命,还是用生命来测度人生的本质?

  隔着黑夜,我看不见乱红如雨,却闻见了落花如雨的叹息……生命承载着美好,美好背负着苍凉。月注定不圆满,花终归要落,是不是就该忘却那十五枝头拼却全部的惊艳。

  这里静极了。我再一次感受到。月光如水,洁净澄碧微波不兴,大地如同湖水深处。这里的美,不容冒犯,不容亵渎。当人们把世界寻觅得污秽不堪的时候,这里保留了它的纯净。她在纯净里蕴育她的新生,迎送她的凋落,在一个只有真诚之眼才能看得到的地方认真而虔诚地进行她的轮回。

  凋零,实在是她的一个“必经”,仿佛那急不可待的“新生”一样。

  就像这一瓣花,这已凋落却还在月光下闪耀的一瓣花,或许它在沉睡中已梦见来年春天的“新生”。这梦里闪耀的春天的期望,或许也就是天地的本怀吧。

  呀,春天的过客,春天的过客,别忘了,三月,留痕。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飘落的秋雨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