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

易胜博★文摘网 时间:2017-10-09 00:27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陈    正   彪

 
  那些花儿,或冷或暖,或浓或淡,开在岁月深处。
 
  多少年来,那些花儿,以异常美好而坚定的力量支撑着我,使我生命的旅程一路芬芳。
 
  印象中的花儿,清瘦的身影,寂寞地开在山野,以蓝天,红土,或以坚硬的山石、芜杂的灌木为背景。泡儿花的凄冷,杜鹃花的孤艳,百合花的矜持,占林子的张扬……记忆深处,不同季节的花开在同一片心幕上。那些明艳的花儿是暗夜的灯盏,苍穹的星子,把山旮旯装饰成富丽的皇宫。
 
  求学、谋生二十余春秋,生存的抉择让我与那些诗意而浪漫的岁月渐行渐远,难免无奈而感伤?;褂惺裁茨苊植鼓谛牡幕牧鼓??前不久,读弟弟的诗歌,这种感伤进而被催化:“春风吹落花朵/像吹落我的忧伤/干涸的河床/把村庄一分为二/我没了泪水”偶尔回到故乡,物非人非,家园破落,杂草灌木铺满庭院,父亲生前种植的草药和杂花在院子的一角瑟缩着。仅他饲养的蜜蜂依旧热闹,显示这个家园昔日的温情。
 
  在市井生存的这些年,也养过各种花。兰花、菊花、吊钟、月季……但由于各种原因,那些花最终都枯萎,破碎,散落尘土,化为乌有。见证了生命的繁华和凋零,存在和虚空,为了避免更多的失落和怜悯,遂不再养花。对别的生命不能负责的人,最好不要以爱美的借口伤害它们。于是,天楼很少去了,任曾经种植梦想的土地长满荒草。阳台的花盆张着空洞的嘴巴,晴天的日子,竹叶缝隙间洒下的阳光如碎金——魂兮归来,是那些逝去的花魂么?
 
  不种花,那就买吧。“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不经意间,陆放翁把卖花的市井描绘得清新宜人,但这高古的图景今天何处寻觅?通常的情形是,在下班、买菜途中随手带上一束。在市声嘈杂的路旁,缅桂、茉莉、月季……摆放在竹篮里或几片芭蕉叶上,卖花人通常是老妪和女孩。台湾散文家林清玄说过,世间卖花和卖香的人是最美最善的。林先生是我喜欢的少数散文家之一,尤喜他笔底溢出如淡淡花香的佛教意味。诚哉,林先生之言。那些卖花的人,把散发着灵性和清芬的花朵交到我们手中,变成我们居室里最明艳的光团。总有一天,花儿枯萎了,光芒黯淡了,但宗教般的美善却依旧缭绕。
 
  为了留住易逝的花,人们用绘画和雕塑记录花的影象。中国画里专门有花鸟画,历代画家在花卉上寄托对生命的理解。郑板桥、朱耷、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他们把另一种花种植在历史的厚墙上,他们的儒者、释者情怀和生命意志得以跨越时空。有人用塑料制成花的塑像,但我以为,塑料制品散发着化工气息,无法承载鲜活生命特有的灵性。在学者张宇光老师处见到一束木雕的花朵,朴拙的造型,典雅的色彩?;ㄒ阅局实男翁ぞ玫亓舸?,可见爱花人独具匠心。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那是李煜对繁华逝尽的悲叹。而我却因内心深处的那些花儿,不愿错过生命中的每个春天。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春之畅想 下一篇:春有桃花次第开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