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缰绳的那头奔跑又徘徊

易胜博★桑 麻 时间:2014-05-13 18: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文章

牛出现在城市,是令人惊诧的。这里不是新德里,不是孟买———它们在那里备受尊崇,即便横卧公路,一牛当关,万车莫开,也没有谁肯去冒犯它。我们的牛养在乡下或郊外,它在那里或许有些自由,但我们到底没有以其为圣的信仰,能够容忍它行卧无拘。

  那头黑白花小公牛拴在一家肉店的门前,一根电杆的拉线上,缰绳过短,它不得不低下头来,不为吃草、喝水、舔食盐巴、反刍、寻嗅小母牛的气味,陷入思春怀想,而是屈从于屠子的安排。它焦躁,瞪大牛眼,四蹄耪地,围着拉线打转。我多么希望它生出一双巧手,解开缰绳,从生命的尽头处逃脱……但它不能。

  在肉店和小公牛之间,立着一个陈旧的肉架,构成一座门的形状。横梁上垂着七长八短的肉钩子。因为油脂浸润的缘故,呈现一种特别的黑色。小牛嗅到了残留其上的同伴的血腥,因而狐疑不安。

  店主把它拴在那里,无非出于两点考虑:一,本店经营正宗牛肉,有活牛为证;二,该牛即刻被宰,保证日售新鲜。两种考虑其实同出一途。

  我从它身边走过,心有惕恻,却不能假以援手。

  我不否认吃过变着花样做的牛肉,但那些记忆都没有这个场面凄烈。我脑子里萦绕着小公牛的无助形象走到单位,之后下乡。牵挂小公牛,不如牵挂工作更实际一些。从乡下回来,我特意按原路返回。我没有看见小公牛,只看见一具牛的尸体。

  更早一些时候,牛的主人———可能是位老农———牵着他的小宝贝从乡下走来。小雪刚过,枯草上覆满白霜。小牛生下来,还是第一次走出村庄。它的大半生时间都在乡间熟悉的土路上行走,在原野里行走,在村里汪着水的坑洼里行走,蹄感轻柔而声响动听……走在柏油路上,它一点也不习惯,聒噪死了。坚硬的柏油路连起更为坚硬的水泥路,走过坚硬的道路,主人又把它送到一把更坚硬的钢刀面前。

  看清了小公牛的尸体,也看清了它的一生。

  我们比牛高贵,也神圣;我们比牛优越,也从容……我们自由散步。我们有灵巧的双手。我们读书和思考。我们没有鼻环,没有缰绳。我们住的地方叫屋———而不叫圈……

  早上我从单位出发,下乡绕了一圈,又回到单位。我在工作和生活的某一头忙碌或休憩;来现在的单位之前,换过好几个单位,没有一个单位由我自主选择,我被牵来牵去……但好多人从来就没有单位,有的只是两亩地。他们不得不终生走在从村庄去土地的路上,从这头到那头;走在从白天去黑夜的路上,从那头到这头;大多数有单位的人,一生限于一个地方,经历千篇一律,体悟大同小异……

  就这样一年年过去。牛不知道自己吃掉多少草料,人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牛不知道明天会被主人牵往哪里,人有时候也不知道会被生活和工作引向何处。但在有限的范围内,人毕竟还能够自由选择……当我作为一个公务人员不能选择单位和职业时,还可以自主选择我的爱好、生活方式和情感归宿。有这些美好存在,被缰索牵系的宿命应该就不算什么了。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文章欣赏

上一篇:喝白开水的幸福 下一篇:梦想不会流浪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文章

易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