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的自述

易胜博★379518228依然 时间:2018-01-12 12: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原创文学

  剑的自述

  我,没有名字。

  我,只是一把孤独的剑。

  我的主人,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不过,他的身上,始终缠绕着极重的怨气——在他打造我之时,我也沾染上了煞气。我始终不知道,这样深重的怨气由何而来,他也只字未提过。那些年来,主人可说是逢人便杀,无论是咿呀学语的幼儿,还是年制耄耋的老者,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我因此尝遍了太多的血腥,见惯了太多的死别。整个天下都可谓笼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人心无不惶惶。

  终于,主人的所作为正道所不容。天下首尊紫禅真人阻止了主人的进一步屠戮。在数千回难分难解的激斗之下,紫禅以一招半式险胜于主人,并将其打入轮回黑洞之中,永世不见天日。但在我身上的怨煞之气并未减少半分。最后,紫禅将我封印于寒谷山巅。

  千百年来,我的主人已逐渐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我身上的怨煞之气,也随着山巅凛冽的寒风消散殆尽。世人冠以我“天下至凶”的名号,认为我咒煞深重,更欲除之而后快。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是紫禅真人以一己之身力挽狂澜,让我得以保全在这寂寥的寒谷山巅。在这一段漫长的岁月中,我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变换,无数的朝代更迭,及人间太多的悲欢离合。偶尔有山林隐者来到寒谷山巅,用手轻抚着我的锋刃,暗赞一声好剑,又不时仰望天空,似乎在遐想着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更有甚者,已经把我当成至交一般,吐露着自己鲜为人知的心事——或许他们觉得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一把曾经被冠以“天下至凶”的剑,一把已经失去了灵魂的剑。殊不知,直到现在,我仍苟延残喘着。

  剑锋在寒风的磨砺下变得有些迟钝,记忆在时间的流逝之中变得有些模糊。许许多多的过往我已记不大清了,但我仍能清晰的回忆起关于主人的行径。无数个冷夜,呼啸的山风将我的身体变得冷脆,仿佛随时都能折断一般。我时常在想,若是我出身在平庸之人的手中,不是令人谈之色变的凶剑,仅仅是一把普通的宝剑,或许现在我正处于一把华美的剑鞘中,每日都有人加以精心保养……说到底,不过是我幻想一场罢了。

  或许,我应该暗自感到庆幸。当众人都将要把我丢进红莲狱火中彻底化为灰烬时,是紫禅真人力排众议,坚持要把我留存下来,我才有机会,在这人迹罕至的寒谷山巅上冥想。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百千年前,我的主人——也许他真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面无表情的执着我,走向一群群恐慌而又无助的人。他不理妇女的苦苦哀求,不管孩童的泣声阵阵,手起剑落,光影过处,一具具躯体伴随着喷涌而出的鲜血倒将下去……我不忍再回忆下去,即使是[他]操控着我夺去了太多无辜的生命,但我跟这场可怖的罪孽仍有着无法撇清的关系……

  一股无穷的罪恶感在我心底蔓延开来,仿佛要将我吞噬无踪……

  忽然间,风雪已停,漆黑的天幕绽开出万丈光芒。

  我很久没看到这样壮美的朝阳了。

  一位紫袍道人缓步而来,他的步伐轻盈,身形飘逸。苍颜白发间,我还是依稀认出了他。

  他在我身旁停下了。用手摩挲着我的身体。

  “难得的好剑啊……只因所托非人,才落得这样的结局……”

  他的脸上,有隐隐的几分惋惜之情。

  “刀剑本无意;

  掌于恶人手中,杀戮随之而生;

  握于善者手中,正义得之永存。”

  他随后便消失在了那片晨光之中。

  而我,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我不禁觉得有些轻松。

  身上的冰雪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消融了,也让我无法再承受风霜的侵蚀。

  意识一点点的消散着,身体也慢慢撕裂。但我并没有感到丝毫痛苦。恰相反,我由衷感到一种解脱的快乐。

  一声脆响,我断成了两截。从此,一代凶剑的传说已成绝响。

  我的一生,终了。

请点击更多的原创文学欣赏

上一篇:换亲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原创文学

易胜博